采访 2020年10月24日 | 下午1:00作者Colin McGourty

捷克棋手纳瓦拉:谈谈候选人赛和西班牙联赛

由于队伍无法找到候补棋手,捷克头号棋手纳瓦拉日前在西班牙参加了西班牙联赛。这次经历帮助纳瓦拉理解了再次推迟世界冠军候选人赛的困境。他坦言,“如果我负责安排候选人赛,我也会犯同样的错误”。

David Navara takes on Anton Korobov in the Spanish League in Linares - at earlier events in the same venue  players were diagnosed with COVID-19, while the whole city was later placed under quarantine | photo: Spanish Chess Federation

下面是纳瓦拉 ChessPro 采访的部分节选:


Sergey Kim: 您认为明年国际象棋界能恢复正常吗?

纳瓦拉:我觉得应该可以恢复正常,但大型比赛会少一些。感觉明年三月之前比赛会很少,而且有也只是人数很少比赛。

说说对于候选人赛的看法吧,现在比赛变得有点怪了,对吗?

批评总是容易的。我觉得,如果我负责这个比赛,我也会犯同样的错误。三月初能要能预见所有情况确实非常困难。我不会说这是不可能的,但当时很多政治家都犯了错,后来也是……在候选人赛开始前一周,我认为应该举行比赛,因为我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但后来我开始意识到,疫情会持续很长时间,那段时间里可能会发生很多变化。但我无法预见,在一天之中,边界将关闭,就像在捷克一样。这种情况很突然,尽管有迹象。我认为应该必要时刻停止比赛。不过,即使现在,我也没有头绪...

David Navara has his temperature checked while playing at the Spanish League | photo: Spanish Chess Federation

我知道这个比赛和我无关,但一切都很艰难!我理解国际棋联的观点和王皓的观点……当我计划参加西班牙联赛时,我对候选人赛的棋手有了感同身受。我给我们队写信说我不想参加西班牙联赛。西班牙个人赛后,许多棋手都被隔离了。我不想参加联赛。捷克当时的疫情在日趋严重。西班牙也好不到哪里。我一共列了八条理由,但队伍认为为时已晚,找不到替代棋手。我后来又写了几封这样的信,但最终他们说服了我。

参加联赛,不仅仅是因为我可能感染。顺便提一句,联赛的卫生措施非常严格。在联赛期间感染的顾虑并不大。但航空公司的安全措施的感觉并不充分,非常令人怀疑。我被迫在一辆拥接驳巴士上待了大约五分钟,等待它离开。如果有乘客感染,那么其他人被传染的风险将非常大。相比于担心生病,我更担心被长时间待在隔离区,这样可能会造成航班取消。顺便说一句,事实却是如此,我不得不买了第二张票。

David played every round and you can check out the games here

很多人对此类问题非常敏感,而另一些人则比较冷静。 我知道做决定可能很艰难。对于候选人赛时,我当时想:没问题,国际象棋不会因为新冠病毒而改变,我们仍然可以在某个时候下棋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很显然这可能会对某些棋手产生很大影响。 比如丁立人,他在比赛前隔离了两周时间,毫无疑问,他回国后也要花很多时间隔离。

正如我所说的:现在,西班牙联赛后,我更能理解候选人赛的各位棋手了。我的队伍给了我支持,但我当时没有比赛的心思,比赛表现也反映了这一点。我不知道,如果没有这些原因,我会不会表现得更好一些。我不确定。

今年没有什么超级赛事,你能说说对斯塔万格大赛的印象吗?

挪威大赛不是唯一超级赛事,年初还有维克安泽大赛,以及候选人赛前半程。顺便说一句,捷克在2月份也举办了一场水平相当高的循环制赛事,平均等级分超过2700。挪威大赛是本年度最后一个完整举行的超级赛事……也许比赛水平并不那么高,但却是一场非常棒的大特级大师赛事。

A last-round loss saw David Navara share only 8th place in the Prague Masters, while Alireza Firouzja won his first top event | photo: official website

我关注了挪威大赛,但不是很频繁。我认为,相比去年,今年的突然死亡加赛重要性不如去年。从对局质量的角度来看,加赛并不是一个最好的半分。另外,我想说,所有参赛棋手都下得非常积极。从创意上来说,这场比赛无疑是成功的。分胜负的对局很多,和棋较少,很有意思!

您认为菲罗贾的表示怎么样?

他下得很好,尤其是在握有主动权的时候。他非常危险,才华横溢,尤其是在超快棋赛更是如此。当然这次比赛也暴露了他的一些不足,也显示了他的潜力。我觉得,他应该减少下超快棋(尤其是子弹超快棋)的数量,这对他提高慢棋水平很有用。

你会犯菲罗贾在兵残局的那个错误吗?


After Firouzja's 69.Kc3?? Magnus Carlsen replied 69...Kc5! and had won the tournament with a round to spare

我不确定,要知道我在很多网络对局中犯过很多类似的错误。这是个可怕的错误,我有记得 我曾经一步棋送过后,送过车,送过… 菲罗贾的这个错误谁都有可能犯。

很多人都在谈了冠军的表现,但您能说说阿罗尼扬的表现吗?

我很喜欢阿罗尼扬的对局。他的棋很有创意,发挥非常好!他一直很强大,但最近人们更多地在谈论候选人赛的事情。阿罗尼扬这次下得非常好,特别是慢棋。可惜,他突然死亡加赛发挥一般,要不然他的名次会更高。

最后一轮,他和卡尔森战斗非常激烈。看他的对局感觉非常有趣! 

Levon Aronian greets Magnus Carlsen before beating the World Champion | photo: Lennart Ootes, official website

最近你似乎又没有什么线下比赛了,打算做什么?

David Navara has played a limited number of online events, but did reach the final of the prestigious Mr Dodgy Invitational!

训练。阅读国际象棋杂志。写点棋弈方面的东西……我感觉自己下超快棋下得太多了,不是与别人比……而是与我自己的实际需要相比!以前我根本不在网络上下棋,现在下得太频繁,会上瘾。我家里有个小花园,还可以打理一下花园。

最近您出版了一本您的对局集,还打算继续出书吗?

有写继续写的打算,但内容会有所不同。我正在准备一本书,根据我的对局示例来解决教学和训练问题。有时不是完整的对局,而是一些片段。斯洛伐克特级大师Ján Markoš会和我一起合作。

最后一个问题,病毒会给很多棋手带来负面影响。但我希望乐观一些。有些棋手会带来很多新的想法和创意,比如杜波夫。

 当然。很多棋手都不再选择主变(比如柏林防御30回合和棋),转向了更“有趣”的分支变化变型。在3分钟网络超快棋对局中,这一特点非常突出。

甚至一些顶尖高手也开始这样做。这些新颖的想法,也许不是100%正确,但是实战中要想找到对付绝非易事,尤其在快棋时更是如此。


See also:


排序方式 日期降序 日期降序 日期升序 点赞最多 接收更新

评论 0

访客
Guest 11066455337
 
加入Chess24
  • 免费,快速,简便

  • 快来抢沙发!

注册
或者

立即创建免费账户以开始使用!

点击“注册”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{term},并确认您已阅读了我们的隐私政策,包括有关cookies使用的部分。

忘记密码? 我们会给您发送一个链接来重置密码!

提交此表单后,您将收到一封包含重置密码链接的电子邮件。如果仍然无法访问您的账户,请联系我们的客户服务

您要启用哪些功能?

我们尊重您的隐私,也遵守数据保护原则。我们网站的某些组件需要Cookie或本地存储来处理个人信息。

显示选项

Hide Opti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