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评论

最新消息

采访 2020年7月7日 | 上午8:00作者Colin McGourty

恩尼奥·莫里康内:如果没成为作曲家,我想成为棋手

曾为数十部顶级电影和电视连续剧作曲的意大利作曲家恩尼奥·莫里康内(Ennio Morricone,1928-2020)今日离世,享年91岁。他是过去60年来最具影响力的电影配乐大师。他还是一位热衷于国际象棋的业余棋手。他曾与鲍里斯·斯帕斯基、加里·卡斯帕罗夫、阿纳托利·卡尔波夫、尤迪特·波尔加和彼得·列科交过手。他的父亲当初说服他放弃国际象棋,专注于音乐。如果不从事音乐,他本来想成为一名国际象棋棋手,而且是“一个高水平的棋手,有机会争夺世界冠军的那种”。

Ennio Morricone in the Festhalle Frankfurt in 2015 | photo: Sven-Sebastian Sajak, Wikipedia 

恩尼奥·莫里康尼成名于1960年代,他为意大利西部片配乐,如《The Good, the Bad and the Ugly(黄金三镖客)》,其音乐在创造整体印象中与情节和演员起到了同样重要的作用。

他在80岁时一直很活跃。2015年他凭借昆汀·塔伦蒂诺(Quentin Tarantino)的《The Hateful Three(八恶人)》配乐中获得奥斯卡奖。2006年,还曾为意大利都灵国际象棋奥赛创作主题曲:

他的离世令很多棋手感到悲伤,其中包括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女棋手尤迪特·波尔加:

他的音乐,是国际象棋的完美搭配:

恩尼奥与国际象棋颇有渊源,去年 《Paris Review》曾给他做过专访:“Ennio Morricone Plays Chess”。这个文章中,记者显然不太了解国际象棋术语(例如,“我通常用后进行开局”,意思是走“后兵” 即1.d4)。文章中包含一些一般的思考:“毕达哥拉斯说,国际象棋与数学有关,而数学与音乐有关”,还列举了与鲍里斯·斯帕斯基下王翼弃兵并弈和。

强烈建议您读一下完整的访谈。下面摘录一些要点:

关于对国际象棋的热爱


我认为国际象棋是最好的游戏,因为它不仅仅是一种游戏。对弈中,需要道德准则、生活规则、警惕性和战斗决心,赢得胜利要靠才华而不是单纯的运气。 实际上,当您把这些小巧的木制小雕像握在手中时,它们会吸收你传递给它们的能量,变得很强大。在国际象棋中,有生活,有奋斗,有挣扎。这是一种最激烈的运动,可与拳击相提并论,尽管拳击可能更狭义一些。


我必须承认,在我为塔伦蒂诺的最新电影《八恶人》创作音乐的过程中,在看剧本时,我意识到各人物之间有一种默默增长的紧张感,我想到了那种会随着人们成长而发展的感觉,就像下一盘棋的过程。与塔伦蒂诺的电影中的情况不同,国际象棋没有流血或人身伤害。尽管如此,国际象棋充满了无声的紧张与刺激。有人说国际象棋是无声的音乐,对我来说,下棋有点像作曲。


关于与棋星的交手


有一段时间我常下超快棋,最初成绩还不错,但后来越来越差。我与卡斯帕罗夫和卡尔波夫等巨星交过手,输得很惨。我在布达佩斯还和小波尔加和列科下过,当时小波正怀着孕。列科非常有风度,我开局出错后,他提出和我再下一局。我最终还是输了,但是以一种更光荣的方式输了。

后来,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确定我有一种智力,只能在国际象棋比赛中表现出来,与日常思考能力无关。

一种特别的智力。

是的,我经常遇到一些与我毫无共同点的棋手。但事实证明,他们都是非常著名棋手。例如,斯帕斯基看起来是一个非常随和的人,但是在棋盘前他却非常凶狠。


关于当初的梦想


如果没成为作曲家,我想成为一名国际象棋棋手,而且一名高水平棋手,能争夺世界冠军的那种棋手。这样,值得我放弃音乐和作曲的职业。但这是不可能的,就像无法实现儿时成为医生的梦想一样。


说起医学,根本就没开始,而国际象棋,我学了不少,尽管有些为时已晚。我停了太长时间。因此决定,我得成为一名音乐家。



完整访谈,请点击此处。   


排序方式 日期降序 日期降序 日期升序 点赞最多 接收更新

评论 0

访客
Guest 10186288975
 
加入Chess24
  • 免费,快速,简便

  • 快来抢沙发!

注册
或者

立即创建免费账户以开始使用!

点击“注册”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{term},并确认您已阅读了我们的隐私政策,包括有关cookies使用的部分。

忘记密码? 我们会给您发送一个链接来重置密码!

提交此表单后,您将收到一封包含重置密码链接的电子邮件。如果仍然无法访问您的账户,请联系我们的客户服务

您要启用哪些功能?

我们尊重您的隐私,也遵守数据保护原则。我们网站的某些组件需要Cookie或本地存储来处理个人信息。

显示选项

Hide Opti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