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评论

最新消息

采访 2020年7月8日 | 下午2:00作者Colin McGourty

杜波夫专访:卡尔森、卡斯帕罗夫,以及更多精彩内容

自国际象棋转战网络以来,24岁的俄罗斯特级大师杜波夫一直表现抢眼。在Lindores Abbey快棋挑战赛中,他在淘汰赛阶段相继击败卡尔亚金、丁立人和中村光,一举夺冠。而且他在连续三次比赛中有过战胜卡尔森的精彩表现。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,他详细谈论了卡尔森和卡斯帕罗夫、塔尔和鲍特维尼克,以及更多话题。

Daniil Dubov at the 2018 Gibraltar Masters | photo: Sophie Triay, official website

在获得Lindores Abbey快棋挑战赛冠军后,杜波夫接受了R-Sport记者Oleg Bogatov的采访。我们节选了其中一些要点。在Lindores Abbey快棋挑战赛预赛中,杜波夫相继输给中国棋手丁立人和余泱漪。由于对中国棋手战绩一直不太好,他分享了自己的思考:


关于中国棋手


他们的风格很奇怪。某些时刻,他们会有意识地选择一些并不是最佳的着法。一些很好的着法,但不是最好的。他们会打击你的信心,你如果出现错误,就会遭到惩罚。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,但目前为止,我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。我甚至考虑写一个这方面的论文。


关于Lindores Abbey快棋挑战赛的精彩夺冠


当然,这次夺冠无法与快棋世锦赛夺冠相提并论。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,因为我还没有赢得任何超级赛事冠军。我也很少被邀请参加超级赛事。


关于与卡尔森合作

.

我认为与他合作给我带来了很多经验。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之间的实力对比。他以前比我强,现在仍然比我强,而且强很多。很感谢一起工作的那段时间,让我有所进步,但他或许也有了提高(微笑)。

对于我俩来说,这是一次有利且成功的合作。但我们的棋弈仍按原来的方向继续发展。他赢我更频繁,但我偶尔也可以咬他一口,赢上一两盘。


卡尔森比其他人水平更高


他是世界第一,毫无疑问,而且领先优势很大。我觉得,除了卡尔森之外,我可以与任何人一较高下。如果我不在最佳状态,估计至少有200人会击败我。但对卡尔森来说,不需要这个前提。

卡尔森是可以被击败的,但要做到这一点,仅仅具备战胜世界前五或前三棋手的能力,是远远不够的。


卡尔森会保持棋王头衔多久


马格努斯是国际象棋界的一种特殊现象。在我看来,如果有人能把他从王位上拉下来,整个国际象棋界都会震惊。我不知道何时会发生这种情况,但我认为,至少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界冠军赛周期中不太可能发生。


现实生活中的卡尔森


卡尔森是个有趣、聪明、博学且爱运动的人。他读过很多书,对世界上发生的一切都感兴趣。当然,他是一个极具天赋的棋手,他有坚强的意志、强大的神经和很好的运动素质。

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特点,但只有卡尔森取得了成功。

我认为,这么想是不对的。简单的说,如果你问我,这世界上有多少人 a) 长期每天至少工作4-6小时 b) 关注身体健康 c) 意志坚强,渴望战斗,渴望胜利,那么我会让你感到惊讶。全世界大概有5-6个人是这样的,他们同时具有这些特点。这其中,卡尔森是最棒的。

你属于这些人吗?

我在努力加入这个行列,争取满足这些条件。


卡尔森的弱点


卡尔森的长处在于没有什么特别的长处。因此,他可以应对任何风格,而且永远不会降到某个水平之下。短时间内,您绝对可以与他进行对抗,比如杰出的格里修克在最佳状态时,卡尔森也在最佳状态时,修克可以与之对抗,机会均等。但当两人状态都一般时,修克的机会就小很多了。其他人也是这样。

卡尔森是不折不扣的全面型棋手。他没有害怕的局面或表现不佳的局面,他完全不害怕任何人。

如果拿足球作比喻,在梅西和罗纳尔多之间,卡尔森更象罗纳尔多,这很奇怪。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,他只是在做自己工作。另外,罗纳尔多也可以做任何事情,能够以各种方式进球得分。和卡尔森一样,他享有天才的美誉,就是这样。


为什么网络比赛时开局走得很随意


你可以有所保留,但我在任何比赛中总是全力争胜的。我知道有很多棋迷朋友支持我,无论我输或赢,他们都希望看到有趣的对局。我真的很希望让国际象棋充满各种意想不到的思路和想法。如果我状态不佳,想法太少,我会拒绝参加比赛。安静地进行准备,等待出现足够的新想法。


这样做会不利于赚钱


我不会为了钱而参加比赛。通常,我会尽量让比赛更有趣,让大家高兴,我自己也会尽力争取好成绩。参加比赛,没任何想法,成绩平平,然后赚到一些钱,这从来不是我的目标。

可能我参加的比赛数量比别人少一些。我会尽量积累一些想法。拥有的越多,就越珍惜它们。我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优秀团队,最重要成员是梁赞采夫,我们一起工作,常常会发现一些很有趣的想法。

我下比赛不多,研究得挺多,所以我的比赛会有这种效果。为什么要保留想法或思路呢?为了一场半年以后进行的比赛?到那时,我会有新的想法了。是的,这确实是一个挺难的过程,但这恰恰是我们团队的强项。


如何进入世界快棋前五,如何冲击慢棋前五


国际象棋是一项很特别的运动,没有很清晰很容易理解的指标来衡量。即使你认为我的水平在世界前五,但这很难看出来,因为需要复杂的技术能力才会明白。

要提高等级分,就得多参加顶尖赛事。一般来说,我不是特别看重等级分。比如,去年大奖赛第一站(莫斯科站),等级分最高的是世界排名第五的吉里,我第一轮就赢了他。吉里在他参加的三站比赛里都是首轮出局。年初维克安泽大赛,我领先吉里半分。结果,比赛结束后,吉里等级分降到世界第八,我还在第40几位。

Daniil Dubov at the Riga Grand Prix | photo: Niki Riga


这个不仅是要自己下得好,而且还有一些历史因素。每个人情况不尽相同。相比与欧洲棋手,俄罗斯棋手参加欧洲赛事要困难一些。如果不能持续不断地与世界排名前10或前20的棋手比赛,就很难大幅提高等级分。

维克安泽大赛中,,我努力争取前三,领先于吉里、阿南德和其他许多特级大师。但那又怎样呢?他们告诉我:“谢谢您的有趣的对局”。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有被邀请参加任何其他大赛。这些高水平赛事,对于俄罗斯棋手似乎有名额限制。是的,从水平上来看,我不觉得我在世界前十,但与此同时,我也不认为自己的水平仅在第40几名。

您可以把世界前20名棋手称为一个“巡回旅行团”。他们会持续不断地从一场比赛转移到另一场比赛。当然,如果您表现足够出色,肯定会挤进这个团。

但实际上,存在一种现象:他们之间相互竞争,产生了一定的真空。外人确实很难挤进去。我会努力进入这个团的,但这里有一些国际象棋以外的因素。

等级分的意义是什么?我知道卡尔森下得比我好。卡鲁阿纳也是如此。在慢棋方面,他们的水平的确高于其他棋手,不仅是等级分,而且实力也是如此。

我在努力进步,如果我等级分进入世界前20或前15,会有什么差别吗?这不是我的目标,我还有更高的期望。 


关于影响自己棋风的三位棋手


不止一个人。卡尔森是一位伟大的棋手,是国际象棋史上最好的棋手。我也非常喜欢塔尔和卡斯帕罗夫。但是我发现:水平越高,对国际象棋理解越深,就越难对某位棋手产生敬畏。当然,我小时候非常崇拜塔尔、斯帕斯基和卡斯帕罗夫。

所有这些著名棋手都生活在不同的时代,拥有不同的信息。现在,我甚至可以说我比鲍特维尼克更理解国际象棋,不是因为我的水平比他高,而是国际象棋在发生变化。我现在了解的信息要比他多。我读了很多他读不到的书,看到了很多他看不到的对局,等等。

还有,毫无疑问,国际象棋的平均水平在迅速提高。如果二战后的鲍特维尼克处在我们的时代,给他三年时间来适应,他也会非常完美地理解现在的国际象棋。但如果不给他任何适应时间,他最多就是个普通的特级大师。塔尔也大致是这个情况。毕竟时代不一样了。

那摩菲呢?

才华方面,我觉得摩菲应该能进入世界前三。但我不会通过才华来评判棋手。国际象棋目前有了飞速发展,对于现代棋手来说,要想寻找新思路,貌似最好从菲舍尔、卡尔波夫和卡斯帕罗夫开始……


自己棋风与足球/网球运动员比较


很难与足球进行类别,毕竟足球是集体项目。如果与网球相比,我最喜欢的球员是瓦林卡。我们的风格很类似。瓦林卡很积极很凶狠。如果他的反手能充分发挥,他将所向披靡。否则,让不但会输给费德勒,而且估计会有150个人能战胜他。


会为世界冠军奋斗多久?


我认为,只要我一直在进步,我就有机会成为世界第一。如果我觉得我没法进步了,那我就不再奋斗了。我不给自己设定任何时间线。

我只是想努力下得更好。新冠疫情之后,我要观察一下世界冠军赛资格赛系统会发生什么变化。我当然很想参加进入世界冠军候选人赛,但现在这是一个抽象的目标,就像成为世界冠军一样,一个抽象的目标。


24岁是突破的时机吗?


我读过很多自传,收获良多。在我看来,你永远不知道突破时机会何时到来。因此,你只需要努力,相信自己,不要看得太远。

我感觉我已经到了老将的年龄了。可能我有点夸张,但听到我和阿杰梅耶夫被称为俄罗斯年轻棋手时,我会感觉很好笑。卡尔森在我这个年龄,已经拿了慢棋、快棋和超快棋的世界冠军了。

俄罗斯有一种倾向,喜欢把我们这个年纪的棋手成为年轻棋手,其实在欧洲,他们都不这么看。客观的讲,我不认为自己是年轻棋手。我觉得,年轻棋手应该是13-16岁。


业余时间做什么?


我喜欢街头健身, 包括在单杠或双杠上进行锻炼。有人说我可以单手引体向上40次,这完全是胡说八道。

我单手引体向上最多能两三次,很难的。


做这个运动时会有很多人聚集在一起,大家相互交流经验。我很喜欢这样。和他们聊聊天,很开心。这项运动对身体很有好处,对下棋也有好处。


是否与卡斯帕罗夫合作过


从来没有。我认识他,见面打招呼,但仅此而已。卡斯帕罗夫是个超级棋手,在他的时代遥遥领先。我们现在仍在享受他给国际象棋带来的革命成果。这场革命始于他职业生涯的第二阶段–计算机的出现。

我认为曾经有一段时间,卡斯帕罗夫是唯一一个主动使用计算机进行备战的棋手。计算机帮助他找到了很多开局思路,但他并没有特别保留,而是积极地尝试使用。

这确实有助于加快国际象棋的发展。如果不是卡斯帕罗夫,今天也不会有基于神经网络的国际象棋程序,这使我们大开眼界。你甚至可以说出这些程序的一些基本原理,而在此之前这都是不为人知的。

卡斯帕罗夫非常精确地提高了对局质量。在我看来,他是第一个超动态棋手。这种超动态风格,现在看来,完全始于他。

如果把国际象棋与拳击比较,卡斯帕罗夫就是泰森。当然,在他之前,还有其他重量级人物,但是泰森出现后,向人们展示了完全不同的拳击方式。卡斯帕罗夫向大家证明,你可以下得更积极,这启发了很多特级大师,包括我。

每个人都明白,你可以选择更尖锐的变化,争取更好的成绩。泰森也是这么冒险的。他根本不怕近战。他相信速度和技巧会帮助他获胜。卡斯帕罗夫也是这样,他会备战时进行详细分析,然后在比赛中走出看起来很冒险的变化。这种“要么成功要么失败”的原则,对于卡斯帕罗夫来说,带来的结果基本都是获胜。

后来,这种弈法变得越来越常见。目前,顶尖棋手不再纠结于这个变化或那个变化是不是冒险?我们开始越来越少地考虑“是安全还是稳健”的问题。这都是卡斯帕罗夫所带来的影响。

我特别要提一下他的国际象棋著作–我读了很多,直到今天仍在读。比如,他那套关于国际象棋伟大前辈的书,几乎占了我半个行李箱。


自己、卡尔森和卡斯帕罗夫与作曲家的类比

我得承认,我对古典音乐不太在行。卡尔森很冷静,应该象巴赫;卡斯帕罗夫最像莫扎特,我很喜欢普罗科菲耶夫(Sergei Prokofiev)。 毫无疑问,你可以在他的演奏和我的对局中找到一些相似之处,但要费点精神!(笑)


See also:


排序方式 日期降序 日期降序 日期升序 点赞最多 接收更新

评论 0

访客
Guest 10186062587
 
加入Chess24
  • 免费,快速,简便

  • 快来抢沙发!

注册
或者

立即创建免费账户以开始使用!

点击“注册”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{term},并确认您已阅读了我们的隐私政策,包括有关cookies使用的部分。

忘记密码? 我们会给您发送一个链接来重置密码!

提交此表单后,您将收到一封包含重置密码链接的电子邮件。如果仍然无法访问您的账户,请联系我们的客户服务

您要启用哪些功能?

我们尊重您的隐私,也遵守数据保护原则。我们网站的某些组件需要Cookie或本地存储来处理个人信息。

显示选项

Hide Options